山东济宁两家公司恶意拖欠巨额工程款被诉

95998888九五至尊vi

2018-05-06 12:45:54

2017-05-26 12:33:00 来源:法治与社会

原文链接: class="normal" width="258px" data-loadfunc=0 src="http://t11.baidu.com/it/u=2210234815,1279429358&fm=173&s=1002965D42774C3D48A9A1D3030000B3&w=258&h=359&img.JPEG" data-loaded=0>

当事人姬脉海

山东省汶上县汶上镇姬沟村村民姬脉海先生最近通过网络平台给我们写信并投诉,称:自己是大包工程,并且实际施工建设的济宁鲁兴迪尔房地产开发公司汶上县长乐湖工程项目,在各项工程质量均已经达标、验收合格且已交付使用多年后,项目开发商==济宁鲁兴迪尔公司和项目施工方==济宁兴鲁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至今仍然以种种理由和种种借口恶意拖欠应该支付给他的近1000多万元工程款。由于工程款不能够及时到位,使得当年给他做工的近百名农民工的工资及工程上所赊欠的材料款和借款一直无法兑现,在诉至法院被莫名驳回的情况下,走投无路的他希望能够借助于媒体的力量来帮助他呼吁、维权并曝光,借以敦促相关部门能够尽快的把拖欠他的工程款予以落实到位。

2008年3月12日,姬脉海与济宁兴鲁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签订《内部承包合同》(注:当时合同签订引用的规则(法律)条款是2005年之前国家已经明文废止的合同条款),其实,此合同的签定,就是在继续执行开发商==济宁鲁兴迪尔公司和建筑商==济宁兴鲁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之前双方曾经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经济承包合同》约定姬脉海将兴鲁建筑公司承建的济宁鲁兴迪尔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开发的汶上长乐湖小区54号、55号楼的工程大包过来施工。合同签订以后,姬脉海便依照约定组织人员施工,工程于2008年10月20日竣工并通过合格验收交付使用。两工程结束以后,兴鲁建筑公司应该支付给姬脉海工程款为元,然而,时至今日,兴鲁建筑公司也没能够及时与姬脉海结算余下的工程款项,在施工期间,兴鲁公司也只是支付过元的部分工程款给姬脉海(姬脉海实际签字收到的款项数字是、72元,本款是2013年3月8日在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给被告公司对账清单,有对账清单双方签字证据)。余款元(实际余款为、28元)一直拖欠着,到现在为止,对方就是不肯结算。

为了讨回所欠余的工程款,几年来,姬脉海多次前往上述两家公司,要求结清所拖欠的工程款,均被对方以种种理由与借口拒绝。因为无钱支付农民工的工资,期间,姬脉海还多次受到不明真相的农民工起诉,并被莫名拘留。没办法,无奈之下的姬脉海只好求助于法律,2010年11月22日,姬脉海向汶上县法院提起请求变更及显示公平其与济宁兴鲁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济宁鲁兴迪尔房地产开发公司对54、55号楼工程的结算行为,并请求法院委托审计单位给已经施工的54、55号及C号楼工程项目重新进行评估审计。在此次庭审过程中,被告方却百般阻扰、刁难原告的诉讼请求,不同意由法院出面委托第三方帮助审计的诉求。称:即使审计,也必须有原告姬脉海自己委托审计,此说法有被告2010年12月23日提交法院的声明材料佐证。2010年12月24日,在咨询了山东省建设厅有关领导后,原告律师于2010年12月29日就项目审计事宜正式发出《咨询函》。2011年6月7日项目审计完毕。对此审计结果,谁知被告方竟然会当庭不认账,说姬脉海单方面审计工程项目造价,不应受法律保护。此出尔反尔的做法,令原告及所有农民工感到异常气愤。因为涉及工程款数额太大,县级法院无权审理此案件。汶上县法院建议姬脉海撤诉,让他可以就此案件重新向济宁市中院提起诉讼。2011年6月28日,姬脉海如实向汶上县法院提出撤诉申请,同日,汶上县法院以(2010)汶民一初字准许姬脉海撤诉请求。

2011年12月12日,他一纸诉状再次将济宁兴鲁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和济宁鲁兴迪尔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告上法庭。要求法院依法判决被告将所拖欠的项目工程款尾款如数结清。2012年2月9日、6月11日济宁市中级法院依法分两次对此案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法庭上,原、被告双方就是否拖欠工程款一事,做出了各自的辩解,并均提供出对自己有利的相应证据。原告姬脉海称自己2008年所承包的54号、55号楼系“包工包料、独立核算”性质。工程结算造价标准、约定面积计算应该按照2005年7月1日以后国家新颁布的规则结算标准来执行才是,而不是被告方引用的2005年7月1日之前国家已经废止了的旧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规则版本来计算约定面积。按照新的核算规定及合同约定版本规定,两楼工程量清单和计价规范,被告方应该依次付给姬脉海的工程款项为元,而对方至今只支付了万元(姬脉海实际签字收到、72元),余款一直没有能够如期结算到位。法庭上姬脉海还当庭提供了由山东省建设厅出具的【必须严格执行新的行业条规】咨询答复函、《工程造价编制报告》和由济宁天元建设项目管理有限公司出具的《工程结算编制报告》及国家新颁布的建筑行业新的法律、法规及行规、条款等有效证据。可惜没有被采纳。而奇怪的是,被告方当庭所出具的证据,居然是国家在2005年7月1日已经明令废止的旧的行业核算标准和合同版本,就是此被废止的标准。

依据被告方提供的已经废止的旧的行业核算标准,一审法院认定原、被告双方于2008年3月9日所签订的工程承包合同是有效的且对双方均有制约性的,故判决原告姬脉海败诉。并驳回其所有的诉讼请求。

一个事实再清楚不过的违法买卖工程转包合同纠纷案件,就这样被一审法院是非曲直不分的给判败了,国家明令已经公布失效废止的的建筑行业规则,在这里却被变得合理合法的有力证据了。对此荒唐的判决结果,姬脉海很是想不通。拿到判决书后,他遂以此案认定事实不清、引用法律条款及相关证据造假有误为由,上诉到山东省高院。他的此举,不仅仅是为了他自己,也是为了跟他一起干活的近一百名农民工兄弟能够讨回一个法律上的公道。

2013年4月1日山东省高院对原、被告双方所签订的五种建筑工程施工承包合同按无效合同予以认定,并以(2013)鲁明一终字第6号民事判决书的形式,判决被告退还所收取原告的工程建设保证金款,并驳回原告的所有上诉请求。此判决书的下发,对无效合同所造成的四种民事法律后果,即:原告垫资所劳务承建履行完工的两栋楼的事实及合情合理要求被告方返还垫付工程款的诉求事项并没有做出任何法律上的说明与解释。

不管一审法院认定的是有效合同,还是二审法院判决的无效合同,憨厚的姬脉海现在认的就是一个死理:两栋楼房是他姬脉海自己垫资并带着他的一帮农民工兄弟帮助建起来的这个事实是永远存在的,也是任何时候任何人都休想更改的铁的事实。现在房子已经建成并且通过验收交付使用,对方就应该无条件的支付给他应该得到的工程款。2014年4月18日,就此显失公正的判决,姬脉海再一次的向山东省检察院提起要求申请法律监督的请求。

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我不服裁定书中建筑面积是国家失效过期作废的面积规则。固定总价超越逾越合同约定

在我们结束采访准备离开山东济宁的时候,姬脉海再一次的向我们表示他是不会放弃此案件的申诉决心的。并准备最近去北京最高院递交申诉材料。

路漫漫其修远兮!我们坚信,在姬脉海本人的坚持与不懈努力下,法律最终会还他和他的近一百名农民工一个公道的!!

为此,我们也将继续关注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