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旗河”西部调水工程 为脱贫攻坚、一带一路服务

95998888九五至尊vi

2018-05-06 22:57:13

  治水,历来是治国安邦的大事。民生为上、治水为要。“西南缺土、西北缺水、青藏高原缺积温”,如何科学管控中华水系,服务于中华民族的生产、生活、生态建设,解决好水资源分布不均衡、水土资源不匹配的问题,始终是中国水利工作者的责任。

  兴水利、除水害、惠民生,水既是生命之源,又是生产之要、生态之基。

  我国西南地区山高谷深、交通不便、土地奇缺,虽有极其充沛的水量,却利用率极低。而西北地区土地平整、光照充足,唯独缺水。因此,如何将这部分水调往广袤的西北,是新中国成立以来从未间断的研究课题。

  人类面临许多共同挑战,我们不能因现实复杂而放弃梦想,也不能因理想遥远而放弃追求。没有哪个国家能够独自应对所有挑战,也没有哪个国家能够退回到自我封闭的孤岛。在我国大力倡导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今天,我们也不断的从人类最基本的生存、生活基础――水的角度,探索着科学合理的解决方案。

  以雅鲁藏布江、怒江、澜沧江为例,受自然条件影响,这三江虽水量充沛、水质优良,却利用率极低,同时还经常对下游沿河两岸民众造成严重的洪涝灾害,这也是下游地区无法独自面对的挑战。我们应当管理好中华水系,使之更好的服务于下游人民,同时也更好的为中华民族的生态建设、生产生活、粮食安全做出贡献,这是我们科学管理中华水系的初衷。中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解决好自身的问题就是对人类的重要贡献;同时,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必须承担起大国责任,我们与周边地区“同饮一江水”,有责任为沿河两岸人民的共同福祉而努力。

  因此,“红旗河”西部调水工程应运而生。

  西部调水的研究由来已久,“红旗河”西部调水方案是迄今为止,在科学、合理、环保、可行、经济的条件下将我国西南地区的水源调往西北的唯一可行方案。此方案的提出与大禹治水的故事有异曲同工之妙,大禹顺势而为、弃堵用疏,“红旗河”则基于对地形特点的巧妙总结,不“强行翻越”、不“强行穿越”,绕山而行、顺势而为、全程自流,以空间换取和保证了工程的可行性;同时,在水源保障、环境影响、经济效益等方面都有很好的效果。

  “红旗河”西部调水工程将成为合理管控中华水系、造福相关区域人民的重大工程。水是人类最宝贵的基础资源。“水可载舟,亦可覆舟”,即使是最为宝贵的生命之源,也有其利、害的两面性。通过“红旗河”对水资源进行科学的调配,将对我国的荒漠化治理、生态文明、粮食安全等产生积极作用,使下游地区的水害得到一定的缓解,从而为地区和世界发展作出贡献。比如,起源于中华水系雅鲁藏布江下游的布拉马普特拉河,流经区域绝大部分降雨量达到2000毫米,远远超过我国长江流域、珠江流域的降雨量。同时,这些区域海拔普遍很低,防洪能力差,因此,中国有义务为缓解雅鲁藏布江下游的水患贡献力量。

  新时代、新征程、新篇章。“红旗河”西部调水工程,以优化水资源空间为切入点,以西北地区的生态恢复为基础,将改善我国的产业空间、人文空间和经济发展空间。同时,解决好我国东西部发展严重不平衡的局面,打破近百年来的“胡焕庸线”,为东部地区受挤压的发展空间找到新的出路,为中华民族的未来发展获得更多的内生动力。

  全国范围内全面打响了脱贫攻坚战,当前进行的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是这场硬仗中的硬仗。从致贫原因来看,西部地区因自然地理、经济社会、民族宗教等问题交织在一起,加大了脱贫攻坚的复杂性和难度,而“红旗河”西部调水方案是可以从根本上解决相关地区脱贫问题的重要举措。

  “红旗河”正好经过了我国大部分深度贫困地区,比如西藏和四省藏区、南疆四地州、云南怒江、甘肃临夏等地区,历史上被左宗棠称为“苦瘠甲天下”、改革开放之初被外国专家认为“不具备人类生存基本条件”的三西地区(河西、定西、西海固)。工程实施后,可以通过吸纳就业、异地搬迁、带动经济,进而改变观念、提高社会文明程度,增大当地群众的脱贫内生动力,全面助力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

  “红旗河”西部调水工程将为“一带一路”提供重要环境支撑。我国西北地区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地理空间,但其严重匮乏的水资源、极其脆弱的荒漠生态环境都是“一带一路”发展布局的空白区。“红旗河”将极大的提高西北地区水资源承载力,改善生态环境,进而吸引更多的人来到西北,为西北地区经济发展提供内生动力。同时,黄河以后的“红旗河”及其支线,将形成极其可观的人工航道,形成物流大通道和沿线经济带,极大的释放西北大地的潜力。届时,在优质的生态环境、人文环境、社会环境、经济环境和科技环境的支撑下,西北地区将为“一带一路”提供源源不断的支撑,成为联动中亚、西亚以致欧洲的重要窗口。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今天,我们对生态环境保护的深刻认识,应该成为我们向前发展的底气和信心,而不是制约我们发展的牢笼。“红旗河”西部调水工程所带来的西北地区生态改善,是我国未来发展的重要动力;同时,由于其巧妙的线路选择和线路设计,使得工程本身对自然环境的不利影响很小。

  近年来,我国污染防治的力度越来越大。山更绿、水更清、天更蓝、空气更清新成为了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基本期盼。十八大以来,我国积极防治黑臭水体,在河流、湖泊、海洋环境方面的治理力度不断增大。因此,无论是内流水系还是外流水系,都不应也不能作为排污口。特别是在十九大以来坚持“陆海统筹”的方针下,更不能把海洋作为人类污染物的最终接纳地。海洋的生态承载能力是有限的,如果为贪图小利而推卸治污责任,任由污染物“通江达海”,必将为人类积攒下难以承受的苦果。因此,如何就地治理污染正成为当前解决污染问题的必由之路。由“红旗河”而兴的西北地区,必须更加积极的在“一张白纸”上,走科学治污、绿色发展的可持续发展之路,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实现生态效益、社会效益、经济效益相统一。

  “红旗河”西部调水方案是系统思维、创新思维、战略思维的新创造,是主动管理中华水系、系统治理中华水系的新思路,是更大范围、更高水平、更深层次的水利工程,将为我国“获取”新的、优质的生态空间、发展空间、人文空间和战略空间,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为推动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贡献力量。(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水资源研究所副所长 赵勇)